律師炸彈客!?一個法律倫理面向之分析

 

 

律師炸彈客!?一個法律倫理面向之分析

 

 

歐拉

 

設計案例

 

某律師甲因對社會現狀心生不滿,自行上網訂購材料自製具有殺傷力之爆裂物兩枚,嗣該律師委由其司機乙將該兩枚爆裂物分別致於高鐵站及某立委之服務處,造成社會大眾之驚慌,未久,律師甲及其司機乙均遭警方循線逮捕,試問律師甲之行為涉及律師倫理之何等規範?應如何處斷?

 

 

 

一、          前言

 

    日前震驚全台之高鐵及立委服務處行李炸彈案件,因與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炸彈案時間相近,引起社會之高度矚目;而更另社會大眾震驚者,迺是警方逮捕之嫌疑犯中竟然有具備律師身份者,身為具有社會地位及法律專業之律師,為何會涉入這種重大犯罪,著實引起社會大眾之好奇與不解。

 

因本案尚屬偵查階段,且該名具有律師身份之嫌犯亦未尚認罪,故本案事實部份仍有待司法機關調查後方可釐清,本文自無越俎代庖代司法機關認定事實之能力及目的,而係立基於設計案件之情境進行案例探討,合先說明。

 

 

 

二、          律師犯罪行為之相關倫理規範及懲戒程序

 

律師身為在野法曹,為知法用法之法律專門職業者,除了遵守法令之義務,亦有維護律師職業尊嚴及社會大眾對律師職業之信任之義務,此參律師法第2條規定:「律師應砥礪品德、維護信譽、遵守律師倫理規範、精研法令及法律事務。」及律師法第29條規定:「律師不得有足以損及其名譽或信用之行為。」、律師倫理規範第6條:「律師應謹言慎行,以符合律師職業之品位與尊嚴。」等規定即可得知。

 

    就何謂「足以損及其名譽或信用之行為」或「符合律師職業之品位與尊嚴」等固然有所爭議,然而就「於公開場所放置具有殺傷力之爆裂物」並非身為專門職業之律師應有之行為,嚴重影響社會大眾對於律師業之觀感,顯屬「損及身為律師之名譽或信用之行為」,也違背身為律師之品味及尊嚴,實毋庸置疑,故本題律師甲違反律師法第29條及律師倫理規範第6條等規定,自屬明顯。

 

   自刑法面向觀之,律師甲放置爆裂物之行為該當刑法之公共危險罪之犯罪行為,自應由偵查機關加以訴追;而由法律倫理面向觀之,揆諸前揭律師法及律師倫理規範要求律師守法及維護職業尊嚴之條文觀之,倘若律師若不以身作則,反而觸犯刑法之規範,自屬「損及律師之名譽」之情,自得以該犯罪律師違反律師法第29條或律師倫理規範第6條而予以懲戒。

 

    然而實際運作上,因為律師懲戒委員會欠缺強制處分等調查權,亦無可對律師是否確有違法行為進行調查之人員,是以要求律師懲戒委員會事實上調查律師是否確有犯罪行為客觀事實認定上實有困難;故實務上,律師懲戒委員會通常都是等到刑事判決確定後,再依據律師法第39條第2項規定;「律師有左列情事之一者,應付懲戒:有犯罪之行為,經判刑確定者。但因過失犯罪者,不在此限。」之規定對律師進行懲戒,如此一來既可避免於事實認定上耗費過多時間勞力費用,亦可避免事實認定與法院判決不同之尷尬情形。

 

    程序上,只要律師涉犯刑事案件遭法院判決確定,各該法院均依照律師法第40條之規定:「律師應付懲戒者,由高等法院或其分院或地方法院檢察署依職權送請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移送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律師懲戒委員會再於確定判決認定之事實之上決議是否懲戒律師。

 

    律師因犯罪之行為遭判刑確定而遭律師懲戒委員會(下簡稱律懲會)懲戒之案例並非罕見,光是近兩年律師因涉犯犯罪行為而遭懲戒之前例即有:酒後駕車(101年度律懲字第13號)、污辱公署(101年度律懲字第15號)、101年度律懲字第11號)、教唆偽證101年度台覆字第4號)、行賄法官(100年度律懲字第8號)、於訴訟中提出偽造之單據為證據(100年度台覆字第9)、洩密(100年度律律懲字第19)建議當事人以暴力解決債務問題(101年度台覆字第3號)、侵占當事人規費及擔保金(101年度台覆字第6號)等案件。實際檢視律師因涉入刑事犯罪,大多僅係輕罪(如前揭之酒駕案件)、或與律師執行業務之不當行為所致生之犯罪(如前揭之行賄法官案件),與設計案例類似之律師炸彈客」等重大犯罪案件實屬罕見,無怪乎該等案件會引起社會之重大矚目。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本條要件為之「律師因犯罪之行為遭判刑確定」,故律師遭受刑事判決易科罰金或緩刑等亦包含在本條之應受懲戒範圍之內;反之,若律師之犯罪行為遭檢察機關緩處分,因不屬「遭判刑確定」,自不適用本條之規定,然該律師仍有可能會因為該犯罪行為「足以損及其名譽或信用之行為」而遭律師懲戒委員會依據律師法第29條懲戒,自不可不慎。

 

 

 

三、          小結

 

    律師身為專門職業之一,固然有其光鮮亮麗之一面,然而律師工作職業風險高、壓力大、每天加班到半夜亦非罕見,處理之事務又涉及複雜之人際關係或糾紛,稍有不慎,不僅嚴重損及當事人之利益,更有可能損害律師自身之信譽或安全,故執業律師無不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諸多律師在這種多重壓力下,往往生理面出現壓力性之腸胃疾病或慢性病症狀,或是心理面出現精神疾病,如著名之律師殺人案(98年度律懲字第8號),即係該犯案律師長期受重度憂鬱症所折磨所導致之悲劇。由此可知,律師如何在高張力之律師工作下保持身心平衡,實為律師工作除維持專業能力外另一嚴肅「倫理」課題。就此角度言之,律師倫理除了單純的規範律師之行為界線及事後懲戒之程序外,自亦應包含了律師公會之倫理」面相,亦及律師自身應該盡力維持身心健康以保障足以提供當事人適當之法律服務,避免出現任何脫序行為;而律師公會亦應該適當監督及協助會員之行為。如此,方得盡力防免下一個「律師殺人犯」或「律師炸彈客」的產生,以維持律師職業之信譽於不墜。

 

 

 

 

 

 

點閱次數: 2045
發佈時間: 2013/04/29 01:37
一帆教育傳播臉書徵才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