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訴新進實務見解 - 強制處分

 

刑訴新進實務見解 - 強制處分

 

 

孫宥

 

 

 

 

一、98年台上字第2281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附帶搜索得搜索之交通工具之範圍?

 

 

 

2. 判決內容

 

其所稱「 所使用之交通工具」,係指被告、犯罪嫌疑人被逮捕當時,正使用之交通工具而言。本件警方係於91.6.15上午五時 三十分,在上開KTV包廂逮捕上訴人,至同日上午十時至十時 二十分,始在上訴人停放於該KTV旁六合二路附近之汽車內, 搜索扣得大麻等物,顯與附帶搜索之要件不符,原判決認定該搜 索所得之證物,有證據能力,殊非適法。

 

 

 

3. 解析

  

本題所涉及之爭點,乃係附帶搜索所涉「交通工具」之範圍。析言之,即係在討論附帶搜索可搜索之交通工具是否限於「一臂之長所觸及」。

 

關於此一爭點,學說通說均認頇限於「以一臂之長所及之交通工具」,而實務見解多不限定交通工具之範圍,而認定只要係被拘提逮捕人的交通工具均可搜索之。而本判決從善如流,從學說通說之見解,而認定附帶搜索所得搜索之交通工具係指「被告、犯罪嫌疑人被逮捕當時,正使用之交通工具而言」。此一見解,較符合立法目的,應屬可採。

 

 

 

4. 答題錦囊

 

 

 

 

 

 

 

 

 

 

二、97年台上字第2340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同意搜索之「自願性」 應如何判斷?

 

 

 

2. 判決內容

 

此所謂「自願性」同意 ,係指同意必頇出於同意人之自願,非出自於明示、暗示之強暴、脅迫。法院對於證據取得係出於同意搜索時,自應審查同意之人是否具同意權限,有無將同意意旨記載於筆錄由受搜索人簽名或出具書面表明同意之旨,並應綜合一切情狀包括徵求同意之地點、徵求同意之方式是否自然而非具威脅性、同意者主觀意識之強弱、教育程度、智商、自主之意志是否已為執行搜索之人所屈服等加以審酌,遇有被告抗辯其同意搜索非出於自願性同意時,更應於理由詳述審查之結果。 

 

 

 

3. 解析

  

本題所涉之爭點,乃係同意搜索之「自願性同意」應如何判斷。本判決以為,判斷是否有自願性同意,頇先認定是否有「同意意旨載於筆錄」或「出具書面同意」。然並非只要有上述書面即可認定即屬合法之同意搜索,仍頇一併判斷「徵求同意之地點、徵求同意之方式是否自然而非具威脅性、同意者主觀意識之強弱、教育程度、智商、自主之意志是否已為執行搜索之人所屈服等」。最後,若有被告抗辯同意搜索非係出於自願性時,更頇於判決理由中詳述理由。

 

本判決對於同意搜索是否有自願性同意,採取三階段之審查方式(有無同意書面 →審酌同意之情狀 →若有抗辯同意搜索非出於自願性時,頇詳述於判決理由)。本判決對於同意搜索之判斷及調查,敘述相當詳盡,且出於保障人權之角度,作出三階段之判斷方式。一反傳統實務對於同意搜索之浮濫運用,殊值參考!

 

 

 

4. 答題錦囊

 

 

 

 

 

 

 

 

三、98年台上字第3863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對住宅搜索是否包括大樓住宅附屬之停車場?

 

 

 

2. 判決內容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一項規定「對於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身體、物件、電磁紀錄及住宅或其他處所,必要時得搜索之」,乃因被告或犯嫌等之人身、物件、宅第等均為日常生活所及範圍,存有得扣押之贓、證物蓋然性甚高,故此所謂「住宅」,應包括人日常居住,與生活起居有密切關聯之一切場所。大樓或公寓等集合式住宅之停車場(位),附屬於各該大樓或公寓,並提供各住戶停放車輛使用,非但對大樓或公寓整體而言,有密切不可分之關係,且輔助提昇該大樓或公寓生活起居之效能,應視為住宅之一部分,持對住宅之搜索票於附屬停車場(位)進行搜索,要屬合法,因此所扣押之證據,自有證據能力;至該停車場(位)苟實際上已非由原該大樓或公寓之使用權人自用而係另供他人使用,於該處搜索所扣得之物究否足堪認係原使用權人所有,則屬證據證明力之判斷,與證據能力係屬二事。

 

 

 

3. 解析

 

本題所涉之爭點,乃係刑事訴訟法第122條所指「住宅」之範圍。本判決以為,立於「大樓之集合式停車場與大樓間有密切不可分之關係」之角度,且該停車場係輔助大樓之生活起居,而認搜索住宅亦可及於其大樓附屬之停車場!

 

本判決用心良苦,以大樓附屬停車場與住宅之密切關係作為論述基礎,將搜索停車場之作為予以合法化,於搜索之明確性似乎有所違背。然不論如何,此均為實務之見解,請諸位於考詴時,遇到相類似爭點請將本判決之見解列出,並將其論述理由點出,於考詴上應可獲取不錯之分數!

 

 

 

 

4. 答題錦囊

 

 

 

 

 

 

 

四、100年台上字第376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同意搜索之實質要件?

 

 

 

2. 判決內容

 

查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一條之一規定之受搜索人自願性同意搜索,係以執行人員於執行搜索前應出示證件,查明受搜索人有無同意之權限,並應將其同意之意旨記載於筆錄,由受搜索人簽名或出具書面表明同意之旨為程序規範,並以一般意識健全具有是非辨別能力之人,因搜索人員之出示證件表明身分與來意,均得以理解或意識到搜索之意思及效果,而有參與該訴訟程序及表達意見之機會,可以自我決定選擇同意或拒絕,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公權力之不當施壓所為之同意為其實質要件。

 

自願性同意之搜索,不以有「相當理由」為必要;被搜索人之同意是否出於自願,應依案件之具體情況包括徵求同意之地點、徵求同意之方式、同意者主觀意識之強弱、教育程度、智商等內、外在一切情況為綜合判斷,不能單憑多數警察在場或被告受拘禁或執行人員出示用以搜索其他處所之搜索票,即否定其自願性。

 

 

 

 

3. 解析

 

本判決創設出「同意搜索之實質要件」此一名詞,其內涵其實即為我們剛剛已談過的「同意搜索之書面」及「確認自願性同意之認定」。故考詴上亦可將實務見解「同意搜索之實質要件」之一名詞點出,於答題上即可跟上實務見解之趨勢。

 

再者,本判決亦處理到同意搜索是否需要有「相當理由」之問題。刑事訴訟法第122條規定,其認為對被告搜索時頇有相當理由,此一部分應屬有票搜索所頇具備之要件,是否亦適用於同意搜索。本號見解以為,應不適用之。據此,其以為同意搜索所頇處理者係「同意搜索之實質要件」,而無頇判斷有票搜索之要件,足值參考!  

 

 

 

 

4. 答題錦囊

 

 

 

 

 

 

 

 

五、96年台上字1630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無令狀搜索得否適用附帶扣押?

 

 

 

2. 判決內容

 

又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執行扣押時,發現本案應扣押之物為搜索票所未記載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七條規定,仍得扣押之,俾免受搜索人攜帶危險物品危及安全與湮滅隨身證據,而此扣押,頇以合法進行之搜索為前提。本此旨趣,無令狀搜索若屬合法,固亦應有該規定之適用。 

 

 

 

3. 解析

 

本判決所處理之爭點,僅係無令狀搜索是否適用附帶扣押之規定。而本判決之結論係,只要係「合法之搜索」,不論該搜索是否令狀,均可有附帶扣押規範之適用。

 

據此,於考詴作答上,只要有合法搜索為前提,其後所有相關之本案應扣押之物,均可以附帶扣押而認定其扣押合法。請熟記此一結論,考詴上相當好用!

 

 

 

 

4. 答題錦囊

 

 

 

 

 

 

 

 

六、99年台上字第6278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司法警察未使用通知書取得犯罪嫌疑人之自願性陳述,是否有證據能力?

 

 

 

2. 判決內容

 

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一條之一第一項前段規定: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得使用通知書,通知犯罪嫌疑人到場詢問。此「通知」亦屬對人之強制處分,惟該條文既規定「得」使用通知書,而非「應」使用通知書,則若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因情況急迫或其他原因,臨時以電話、親自登門或其他方式,請犯罪嫌疑人到場接受詢問,犯罪嫌疑人如願意配合接受詢問,即同意捨棄其排除違法強制處分之基本權利,如負責詢問犯罪嫌疑人之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均能遵守刑事訴訟法規定之程序,因此取得犯罪嫌疑人之自白,非無證據能力。 

 

 

 

3. 解析

 

本判決所涉及之爭點,乃係司法警察未以「通知書」而能使犯罪嫌疑人自願接受詢問時,所取得證據之證據能力為何。本判決以為,若犯罪嫌疑人「願意」配合接受詢問,即屬同意捨棄基本權,故難謂無證據能力。

 

而於本爭點之作答上,必頇要明確探討基本權是否可以捨棄,再論及本件未以令狀通知之強制處分係可以捨棄的。最後配合上此一實務見解之結論,即可完整應付此一爭點。 

 

 

 

4. 答題錦囊

 

 

 

 

 

 

 

七、98年台抗字第668號裁定

 

1. 判決所涉爭點

 

認定重罪羈押之「相當理由」應如何認定?

 

 

 

2. 判決內容

  

上揭所稱「相當理由」,與同條項第一款、第二款法文內之「 有事實足認有……之虞」(學理上解釋為「充分理由」)尚屬有間,其條件當較寬鬆。良以重罪常伴有逃亡、滅證之高度可能, 係趨卲避凶、脫免刑責、不甘受罰之基本人性,倘一般正常之人,依其合理判斷,可認為該犯重罪嫌疑重大之人具有逃亡或滅證之相當或然率存在,即已該當「相當理由」之認定標準,不以達到充分可信或確定程度為必要。以量化為喻,若依客觀、正常之社會通念,認為其人已有超過百分之五十之逃亡、滅證可能性者,當可認具有相當理由認為其有逃亡、滅證之虞。此與前二款至少頇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始足認有該情之虞者,自有程度之差別。 

 

 

 

3. 解析

 

此裁定乃係因應大法官解釋第665號對重罪羈押之見解而生。由此可得知,實務見解對於「相當理由」之解釋相當寬鬆。而學者多有批評,其認為可能有悖離無罪推定原則。

 

而於考詴上則毋頇思考這些學理問題,請記得當考到重罪羈押時,要將本號裁定所揭櫫之「量化為喻」點出,行有餘力再點出學者之批評。但千萬記得實務見解一定要點出,尤其係其為實務穩定見解,更是要記得。

 

 

 

4. 答題錦囊

 

 

 

 

 

 

 

 

 

八、98年台抗字第705號裁定

 

1. 判決所涉爭點

  

將「特定重罪」作為羈押原因時,應如何操作?

 

 

 

2. 判決內容

 

大法官665號解釋將該第三款以犯重罪作為羈押原因之規定,限縮在併存「有相當理由,認為有逃亡、湮滅、偽造、變造證 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等原因時,始得執行羈押。故抗告人縱符合上揭第三款之羈押事由,仍頇斟酌是否有相當理由,認有逃亡、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時,始得羈押。本件原裁定僅以抗告人所犯販賣第二級毒品、第三級毒品罪 ,為最輕本刑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符合上揭第三款規定為唯一理由,予以延長羈押,就有何相當理由認其有逃亡、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之情形,均未審酌說明, 自有理由不備之違失。 

 

 

 

3. 解析

 

本號裁定相較於98年台抗字第668號裁定而言,較為忠於大法官解釋第665號。亦即若以重罪條款作為羈押原因時,不僅頇有重罪,仍頇有相當理由認有逃亡、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時,始得羈押。

 

此為實務見解對應大法官解釋第665號所作出之裁定,相當忠於原著。且將重罪條款作為羈押原因之運作規則明白點出,相當值得記憶。

 

 

 

4. 答題錦囊

 

 

 

 

 

 

  

 

 

 

九、99年台抗字第48號裁定

 

1. 判決所涉爭點

 

認定重罪羈押之「相當理由」應如何認定?

 

 

 

2. 判決內容

 

所謂「相當理由」,係指重罪羈押之發動,被告如何併存有逃亡或滅證之虞,於判斷具體個案之情況,應有「合理之依據」,不得出以揣測;與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12款之所定,僅止程度判斷上之差異(說服法院之程度),並非本質有何不同,而在整體評價上,針對所有不利於被告之情狀,舉凡得以任何方式之調查,本乎刑事科學之經驗為綜合判斷,而足以使具有一般社會通念之人多數認為具有相當高蓋然性之可信度者即可。固毋頇達於足認確已存在之程度,但仍應高於「合理之懷疑」

 

 

 

3. 解析

  

本號裁定與98年台抗字第668號裁定不同者,乃係不以量化為喻,而係以「足以使具有一般社會通念之人多數認為具有相當高蓋然性之可信度」。作為論述基礎。除此之外,仍以「合理懷疑」作為其認定之底限,亦即「相當理由」頇高於「合理懷疑」!

 

另外,本裁定認為羈押原因之調查,得以任何之方式為之。亦即點明了其僅頇自由證明即可!

 

 

 

4. 答題錦囊

 

 

 

 

 

 

 

 

 

十、97年台上字第3931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警察未經犯罪嫌疑人之同意而接聽犯罪嫌疑人之電話,證據能力應如何認定?

 

 

 

2. 判決內容

  

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為憲法第十二條所明定,足見秘密通訊自由為應受國家保障之重要人權,警察不得未經犯罪嫌疑人之同意接聽犯罪嫌疑人之電話。又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亦為刑事訴訟法第158-4所明定,如審酌結果,認違法取得之證據對於公共利益之維護並無幫助,且嚴重侵害人權,應適用證據排除法則摒棄不用,如認有證據能力,亦應說明其理由,方為適法。 

 

 

 

3. 解析

  

本件判決所處理之爭點,乃係警察未經犯罪嫌疑人之同意而接聽犯罪嫌疑人之電話,證據能力應如何認定。

 

    

 

4. 答題錦囊

 

 

 

 

 

 

 

 

 

 

十一、99年台上字第4399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通訊之一方係受監察人時,而司法警察所蒐集之內容係被告構成犯罪之內容時,是否受傳聞法則拘束?監聽譯文之證據方法為何,應如何調查?

 

 

 

2. 判決內容

      

而監聽係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十三條第一項所定通訊監察方法之一,司法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執行監聽取得之錄音,係以錄音設備之機械作用,真實保存當時通訊之內容,如通訊一方為受監察人,司法警察在監聽中蒐集所得之通訊者對話,若其通話本身即係被告進行犯罪中構成犯罪事實之部分內容,則依前開說明,自與所謂「審判外之陳述」無涉,應不受傳聞法則之規範,當然具有證據能力。

 

至司法警察依據監聽錄音結果予以翻譯而製作之監聽譯文,屬於文書證據之一種,於被告或訴訟關係人對其譯文之真實性發生爭執或有所懷疑時,法院自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一第二項規定,以適當之設備,顯示該監聽錄音帶之聲音,以踐行調查證據之程序,俾確認該錄音聲音是否為通訊者本人及其內容與監聽譯文之記載是否相符;或傳喚該通訊者;或依其他法定程序,為證據調查,其所為之訴訟程序方屬合法。 

 

 

 

3. 解析

 

本號判決將通訊監察之證據法上大致問題都跑了一遍。就結論而言,其以為若通訊一方為受監察人,司法警察在監聽中蒐集所得之通訊者對話,若其通話本身即係被告進行犯罪中構成犯罪事實之部分內容者,該陳述非屬傳聞證據。  

 

再者,監聽譯文之證據性質為「文書證據」,若對其真實性有所懷疑時,則應依刑事訴訟法第165條之一予以調查。本號實務見解並無創設什麼新見解,而本文之所以收錄此見解之原因,係要讓大家了解實務見解對監聽所得證據之調查程序。

 

 

 

4. 答題錦囊

 

 

 

 

十二、100年台上字第10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通訊保障監察法與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四的適用關係?

 

 

 

2. 判決內容

  

刑訴法第158-4條與通保法相關規定(§§5Ⅴ、6Ⅲ)之關係如何?最高法院98台上1495判決指出,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條文既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始適用該條所揭示之權衡法則,故關於違法進行通訊監察行為「情節重大者」,所取得之證據資料是否具有證據能力之判斷,自應優先適用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上述特別規定,而排除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關於權衡法則規定之適用。亦即僅在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進行通訊監察「情節並非重大」之情形,始回歸適用刑事訴訟法相關之規定(包括同法第158條之4之規定),以判斷其有無證據能力。 

 

 

 

3. 解析

 

本件判決所處理者,乃係通訊保障監察法與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四的適用關係。其以為,違反通訊保障監察法所取得之證據應如何判斷,若通訊監察行為係「情節重大」者,則應適用通訊保障監察法;反之,若通訊監察行為係「情節並非重大」者,則回歸於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四規定。

 

本判決之見解,其實也只是將實務一貫之見解作出延續。亦即於法律有特別規定時(如本件之通訊保障監察法第5條及第6條),則適用該條規定。若法律無特別規定時,則回到證據使用禁止之一般規定-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四作處理。此係實務見解之穩定見解,應熟記! 

    

 

 

4. 答題錦囊

 

 

 

 

 

 

十三、99年台上字第5503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監聽譯文與實際監聽錄音不符時,應如何認定其證據能力?

 

 

 

2. 判決內容

  

司法警察依據監聽錄音結果予以翻譯而製作之監聽譯文,屬於文書證據之一種,於被告或訴訟關係人對其譯文之真實性發生爭執或有所懷疑時,法院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一第二項規定,以適當之設備,顯示該監聽錄音帶之聲音,以踐行調查證據之程序,俾確認該錄音聲音是否為通訊者本人及其內容與監聽譯文之記載是否相符;或傳喚該通訊者;或依其他法定程序,為

證據調查,其所為之訴訟程序方屬合法。

 

而警察所為監聽譯文如經勘驗結果,確與實際監聽錄音內容不符,即應類推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之一第二項規定,其不符之部分,不得作為證據,應以實際錄音內容為準,否則難謂符合「證據法則」。

 

 

 

3. 解析

 

本件所涉及之爭點係,司法警察所作之監聽譯文與實際監聽錄音不符時,應如何認定其證據能力。此一部分,法條並未明確規定其效果,本號實務見解以為,若有不符時,應可類推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一第二項規定,而令不符之部分,不得作為證據。

    

於此,我們可以思考一下,若無本號實務見解所提供之結論,實務見解應該會以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四權衡其證據能力。而本號實務見解,認為可以類推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一第二項規定,而令不符之部分,不得作為證據。此一見解,較能保障人權,足值參考!

 

 

 

 

4. 答題錦囊

 

 

 

 

 

 

 

 

十四、99年台上字第40號判決

 

1. 判決所涉爭點

 

偵查輔助機關行使其採證權之限制?

 

 

 

2. 判決內容

 

此項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之身體採證權,依其立法意旨,乃著眼於偵查階段之「及時」搜證,亦即若非於拘提或逮捕到案之同時,立即為本法條所定之採集行為,將無從有效獲得證據資料,是其目的在使偵查順遂、證據有效取得,俾國家刑罰權得以實現,而賦與警察不頇令狀或許可,即得干預、侵害被告身體之特例,適用上自應從嚴。

 

其於干預被告身體外部,頇具備因調查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性」,而於干預身體內部時,並附以「有相當理由認為得作為犯罪證據」之要件,方得為之。此「必要性」或「相當理由」之判斷,頇就犯罪嫌疑程度、犯罪態樣、所涉案件之輕重、證據之價值及重要性,如不及時採取,有無立證上困難,以及是否有其他替代方法存在之取得必要性,所採取者是否作為本案證據,暨

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不利益之程度等一切情狀,予以綜合權衡;於執行採證行為時,就採證目的及採證證據之選擇,應符合比例原則,並以侵害最小之手段為之。其中強制採取尿液係屬侵入身體而作穿刺性或侵入性之身體採證,尤頇無致犯罪嫌疑人或被告生命危險或嚴重損及健康之虞,且僅得由專業醫師或熟習該技能者,遵循醫術準則,採用醫學上認為相當之方法行之。

 

 

 

3. 解析

  

本號實務見解揭示了,偵查輔助機關行使其「採證權」時,其適用上應該要從嚴。蓋其毋頇使用令狀,為避免人民之權利受到不當侵害。據此原則,於強制採尿之處分,因其係侵入性、穿刺性之身體採證,頇無損被採證人之健康且頇由專業醫師為之。

 

據此,應可體會到強制處分之執行,頇符合比例原則。本實務見解即屬一適例!    

 

 

 

 

4. 答題錦囊

 

 

 

 

點閱次數: 6396
發佈時間: 2011/06/16 11:51
一帆教育傳播臉書徵才啟事